寒塘鹤影

杂食

【泽非】归来

在群里面感叹什么东西都产不出来,于是决定睡前再试试,结果放飞自我

估计没后续【人性本懒【你tm    

重度OOC预警 全是私设

 

       路鸣泽对路明非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能让路明非骨头结冰。

       这个笑容,路明非也只见过四次而已,每一次它都会带走他四分之一的生命。

     “哥哥,现在你的命完全属于我啦!”路鸣泽轻快地说着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这是他把路明非带到这所房子以后说的第一句话,路明非说不准这是炫耀还是单纯叙说事实。

       理论上讲,他的命已经是路鸣泽的了。可是他还站在这里,呼吸顺畅,行动有力,甚至连属于龙的那部分力量——现在的他当然能感知到——也完好无损,他完全可以对着奄奄一息的某人喊一句“不要死”来让他分分钟满血复活。路明非完全不知道小魔鬼在他们的交易里从他身上取走了什么,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他都不曾感觉到“失去”。但他知道自己在做一个很危险的交易。

       在路鸣泽展现出那个笑容以后,路明非下意识地防备起来。他绷紧了肌肉,不动声色地移动着脚步,尽量不着痕迹地寻找周围环境中对他有利的工具,只要他愿意,龙类基因赋予他的机敏神经允许他零点零几秒内就暴起反击,虽然他知道这很可能是无济于事——他不是第一次见识路鸣泽的强大。

       路鸣泽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但只是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四次交易以后路鸣泽长大了很多,已经是一个英俊少年的小魔鬼露出这个甚至透着宠溺的笑容时,路明非心头突然划过一丝异样。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在路鸣泽不谈他的交易或者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他们的悲伤过去时,他的笑容是柔和和纯粹的,甚至偶尔会透着眷恋,他叫路明非“哥哥”。也是因为这一点,对于这个从一开始就指明了要他命的魔鬼,虽然路明非并非没有戒心,但他很难树立起敌意来,即使有机会,他也不会杀死这个便宜弟弟,也许是因为只存在于猜测中的一丝血脉联系,也许是因为他实在是孤独到无法杀死任何一个向他表达善意的人,即使那人是个要取走他性命和毁灭世界的魔鬼。但现在不是这样的,这个热烈的笑容来自长大了的路鸣泽,带着不可告人的喜悦和习以为常的无奈,它并不像是给自己的兄弟的笑容,更像是给自己耍脾气的恋……

       路明非脑子突地一跳,他肯定是垃圾小本子看多了才会突然产生这种骨科不伦恋的想法。他唾弃了自己一口,尽量让自己表情正常地望向路鸣泽:“现在你要我怎么样?”

       路鸣泽笑容不减,他缓缓地说:“和我一起,睡觉。“

       在路明非的脑子被骨科废料塞满以前,路鸣泽已经从房间的不知道哪个角落拖来一张床并且把一套睡衣扔给了他。他指了一个房间给路明非,门后掩着温暖的灯光,有蒸汽从门缝里徐徐溢出。

    “去洗个澡吧,哥哥。“他轻柔地说。

       路明非盯了他一眼,但是没有提出异议。他太累了,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渴望着热水的抚慰。

       路明非刚刚被路鸣泽从尼伯龙根里带出来,小魔鬼向他保证了诺诺的安全,之后就把他带到了这所房子。全程路明非都浑浑噩噩地接受了,在击杀了奥丁后路鸣泽脱离他身体的那一刻,那股强大若神明的力量也一起离开了他,路明非跪在滂沱大雨里,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抬起来,浑身上下都是龙化的骨骼褪去后皮肤上血淋淋的伤口。

   “哥哥,你的身体还没有准备好,它太强了。“小魔鬼轻描淡写地向他解释着,然后将他背在了背上,即使长大了,路明非还是比他高,脚不可避免地拖在地上。小魔鬼不以为意,继续哼着歌往前走。

   “你以前也是这样背着我走,哥哥。”他居然还有些沾沾自喜,“战争过后你的背上都是伤口,我的血和你的血……混在一起。我们是不会分开的,就像我们的血,没有东西能将我们分离。“说出最后一句时他的黄金瞳突然被点亮了,一个来自血的誓言在透过他的眼睛威严地检视立誓者。

       这些话路明非没有听见,他还无法承受这种战斗带来的失血量和战斗强度,在路鸣泽开口说话之前他就已经陷入了昏迷。等他醒来,那些还在流血的伤口已经不见,只有疲劳占据了全身。

       他沉默地接过了睡衣,往浴室走去。


评论(3)

热度(34)